第6章:天战
作者: 金枝sh章节字数:44377万

尤歌的小宇宙很久没爆发了,可见是气得不轻……

不少人对于像容析元这种有钱有势有地位的人,多数会产生一种误解,以为这样的人生活应该过得悠闲而惬意,哪里会至于这么忙?而事实上就是,忙碌的程度往往会超过一般人的想象,以为别人既然都是富豪了,犯不着这么折腾自己吧。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低沉的男声传来,尤歌惊愕地回头,看见容析元一脸怒意地走过来。

龙晓晓开始还比较生疏,胆怯,后来一边做一边学习,积累点经验之后也变得灵活些了,跟尤歌有时还能默契地合作。

大约三分钟后……

“狗爪子那么脏,我不允许它碰我的福利。”

在容析元面前,宝瑞的人必须低头,实力摆在那里,能攀上这条关系,那是宝瑞的福气,如果得罪他,他一个不高兴,宝瑞就得遭殃!

郑皓月没有再追究黑珍珠不见的事,她心里多少有点明白尤歌或许真是听了尤建军的话,所以才会那么做的,可是,知道又能怎样?尤建军是尤歌的叔叔,是公司里的老臣子了,他除非是犯下重大过错,否则难以轻易辞退,他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势力在公司里,支持他的人很多……

容析元浑身张扬着霸气,俊脸一片冷沉,隐忍着怒火紧紧箍着她的手腕,冰刀似的视线却落在许炎身上。

容析元坚定了信心之后就会开始行动,他可不想把带孩子的事都交给尤歌。他想要参与到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细节,想要成为孩子最亲密的人,想要把满满的爱都给孩子和女人。

“没事没事,都这么熟了,其实去不去也没什么要紧的,嘿嘿……许大医生,你去外边开研究会,一个人去吗?没有美女陪同啊?那天我看见的女生就不错嘛,是你的同事吗?”龙晓晓这胆子也是不小,真的敢问。

许炎的痴情,龙晓晓是一路看过来的,她知道这男人心里装着尤歌,知道他为尤歌做过什么,她出于一种朋友的角度,真心为许炎感到惋惜,假如能有一个女孩子走进许炎的内心,龙晓晓觉得,不只是她,尤歌也会欣慰的。

很像是老天爷在考个玩笑,容析元和许炎好不容易查到这条线并且说服了何宏森同意将人交出来,可是有人抢在了他们前头,杀人灭口了。

“你确定真的与我无关?你手上拿的扣子就是容析元的,他来过这里,才会掉了这颗扣子,别以为你真的可以拥有这个男人,他从来都没属于过你!”郑皓月气愤之余干脆直说了,只要能打击到尤歌,她就觉得舒坦。

容家,以及博凯集团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老爷子近几年十分重视宝瑞的发展,这是块红烧肉,谁吃到嘴里都是油啊。

但这男人就是不肯罢休,居然撩起了她的发丝,在她颈脖上轻轻地扫着,这样还不够,他低头含住她的耳垂,重重地用唇揉捻……

曾经,容老爷子是反对尤歌进容家的,仇恨放不下,自然也就不接受。可是经过了那么多事,加上老爷子身患胃癌,对人对事的看法都有了质的转变,他对尤歌的改观才换来了如今一老一小和睦的相处,就像是亲生的孙女似的。而他也知道,尤歌对他的关心,可比容家那群人更真诚。

夏晴雪和乔馨不禁面面相觑,心里那一点内疚也在瞬间消失,流露出不耐和嫌恶。

尤歌吃痛地皱眉,扁着小嘴难受地求饶:“我知道啦……大叔你好凶……”

>

不知是心电感应还是什么,容析元昨晚心神不宁,总是在房间和阳台之间来回晃荡,坐立不安。

尤歌穿着深蓝色修身衬衣,衬着她白皙的肤色,清丽脱俗而又不失稳重大气,从进来开始,她就没胆怯过,勇敢地面对这个凶狠而精明的婆婆,她眼中的坚定说明了,她来这里的是有目的的。

由于正式回归何家,现在应该叫她何碧翎了。

风景优美,背山面海并且低密度,是这片住宅区域的最大优势,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每一栋房子里住的都不是无名之辈。随手一数都是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都是富豪榜上熟悉的名字。

容析元大惊失色,本能地冲上去,叫着尤歌的名字,充满撕心裂肺的凄惨。

“怎么,心里不平衡?那这次换你来……”他邪肆地将她往怀中一带……

翎姐闻言,原本惨白的脸颊竟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说起当年的惨状,她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其实也时常会想这是不是就叫做“命运”?

尤歌拿着水果站在他们身后,听到他们提到翎姐,她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听……

一直以来,尤歌的潜意识都在避免去想一个问题,那就是——翎姐对容析元是什么心思?真的仅仅是当朋友吗?会不会翎姐动心了却装作没事的样子呢?

很多家里的婴儿chuang都是买的,而容析元却想要自己做,觉得这样很有意义。

香港容家。

相比起那些在怀孕期间出现各种问题的孕妇,尤歌就算是很顺利的人,每天照常上下班,在老公的呵护和朋友的关爱中,她成了个快乐的孕妇。

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坏坏的有点淡淡的痞气,但他自身又有种天然的贵族气质,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而又充满魅力的气息。

她是——尤歌。

“不行,我当天下午还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大约7点才能结束,你先去,我直接从公司过去酒会现场。”

尤歌原本沉静的眼神倏地变得凌厉,冷眼望着眼前的女人……

所谓人不可貌相,眼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佟槿瞅着这女孩子吃饭的架势,感觉比他自己还更像个男人。

这个女人,没人会否定她的工作能力,即使是在澳门一个专柜,她也能打理得很好,业绩不断创新高,这也是她今天唯一能骄傲的凭仗。

这样一比较,似乎尤歌就处于下风了,容析元会感觉这心头拔凉拔凉的。原本还想跟尤歌分享一下宝瑞最近的成绩,但现在他已经没了兴致,只有满满的疲倦塞在身体里。

“我不认识你,我怎么知道这门后边是什么地方?你的好意我谢谢了,我自己另外想办法。”尤歌还是很清醒的,没有被眼前的男色所迷惑。

尤歌感觉脑子不够使了,是她猜想的,果真没错,那……这最少300颗,该是多少钱?

但无论如何,尤歌在见到香香之后都不会再允许自己跟香香分开,更不能看着香香跟它的孩子分开!

尤歌炸毛了,她对香香的感情岂容质疑?

“哈哈哈……老天爷待我不薄,尤歌居然生的是双胞胎!我有两个孩子,两个!哈哈哈……哈哈哈……”容析元笑得很狂,但这笑声除了喜悦,还含着说不出的凄凉,他眼角隐隐有晶莹闪动着……他恨不得能立刻出现在尤歌和孩子身边,可他暂时做不到,他被唐虞梅这个疯女人囚禁了!

容析元身子一颤,嘴上没说,可心里知道,尤歌定是猜到他在想什么,所以才会这么说。

人逢喜事精神爽,老爷子是怀着愉快的心情返回香港的,走了还不忘打电话回瑞麟山庄过问婚礼的事宜。

啧啧……龙晓晓忍不住惊叹,许炎简直就是生活在万花丛中嘛,这样都还能保持单身,也太稀奇了,看来,尤歌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难动摇的,不知那天见到的女孩子又是谁呢?

尤歌就这么呆呆站着,惊恐的大眼直勾勾望着牌子上的名字,渐渐地一步一步靠近……再靠近,直到跟前了,她才不得不从惊悚中稍作清醒,原来不是眼花,原来,这牌子上,跟“容析元”三个字并排的名字,真的,真的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人,她的亲人,她的小姨——郑皓月!

餐桌,早早就摆好了,每一桌上都整齐地摆放着纯银器具,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纯净的光芒,令人不得不感叹……财大气粗啊,就订婚礼已经是这排场了,那真要是到结婚的时候,是不是得用黄金的?

市郊。

在这个地方,冯奎需要等到下一个接头的人出现,将尤歌带到更隐秘的地方去,他才能收到钱,否则,他只有五十万块钱的订金,还不够跟手下分的。

之后,尤歌彻底晕了过去,不省人事。或许是她的大脑再次开启了防御机制,让她可以陷入混沌,什么都不知道,感知不到,就不会疯癫。

人心惶惶,众说纷纭,各种版本的猜测都出来了。

现在已经快到深夜12点,三人窝在这里,对着别墅挖空了脑袋,一个个心里都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但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臆想一下,要救人,并且是个植物人,这难度太大了,先要摆平别墅的安保。

当然就是睡在她身边的男人了……尤歌转头看着眼前的俊脸,他睡觉的时候就像个纯真无害的大男孩,只是,今天与平时不同的是,他的脸色苍白,嘴唇也不是粉红的了,这就更让尤歌感到揪心,他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健康呢?

但尤歌立刻恢复了神志,明眸依旧清澈,没有忘乎所以。

但这种热烈的气氛,在容析元和尤歌到来时,顿时陷入尴尬。

郑皓月脸都绿了,姣好的面容气得好像扭曲,尤歌当面挽着容析元的手,这大大地刺激了郑皓月,她嫉妒得发疯!

一双勾魂摄魄的墨眸闪动着异彩,趁尤歌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堵住她粉嫩的双唇,将酒渡过去。

“呃?许炎?”尤歌惊愕,没想到许炎会出现。

苏慕冉点点头,指了指爆米花:“这是看电影必备零食,怎么你不想吃?”

员工们都看得出来苏慕冉状态不佳,关切之余,也很心疼她,怎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咋就没有个男朋友在她身边照顾一下呢?

许炎一下子没了声音,被苏慕冉的话给惊到……昨天?电影院?什么情况?

两人同时开口,但又同时语塞,奇妙的感觉充斥在心间,仿佛周围的人都不见了,整个世界只剩下对方。

随着一声疾吼,龙晓晓被霍骏琰狠狠拽回去,因为用力过猛,她整个身子都撞进了他怀里……

这一年春节。

龙晓晓小声嘀咕着:“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拜拜……”

“不可以。”许炎毫不含糊地回答,一点都不顾及那个女孩儿的面子。

不仅有虎牙,苏慕冉还有甜美的小酒窝,青春靓丽朝气蓬勃,说真的很适合许炎那种受到数次打击的人,只可惜他连正眼都不瞧人家。

“是么……”尤歌微微眯着眸子,眼底的疑虑稍纵即逝:“家里备有常用的药,需要什么就尽管告诉我。”

“尤歌你不用上班吗?”

霍骏琰警惕地望了望周围,没发现什么异状,这才压低了声音说:“我查到你父母是没有仇家的,他们在商界的口碑很好,受过他们恩惠的人也不少,但这都是在你父亲从国外淘金回来之后的事,而在他淘金期间,资料是空白的……根据线索显示,你父亲在国外淘金时所加入的那支队伍,除了他之外,其余人全部不幸遇难……其中一个不幸者,他的儿子,你也认识。”

为了不引起怀疑,只有沈兆和他带的保镖才下楼了,许炎还留在房间里,如果三个人一起出来却又不见佣人跟着,唐虞梅的保镖一定会怀疑的。

“你快说啊,大家都是同行,有消息就透露一点呗?”

这么冒险的行为,宝瑞是在拼命么?

尤歌还有点不好意思,两手不知往哪里放,羞赧地望着他,一步一步走来,她的呼吸都不由得变急促。

苏慕冉闪亮的眸子更加有光泽了,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甜甜地说:“好啊,说话要算数。”

这个念头,只冒出一下子就把霍骏琰吓了一跳,赶紧地往后弹开去,像看见洪水猛兽似的,再也不瞄她一眼。

容析元依旧是保持沉默,低垂的眼眸里,复杂的神色,唐虞梅看不到。

尤歌瞬间僵直了身子,连挣扎都忘记了,好像被他说的话震撼到。他这是在认错吗?是吗?

但她后来是被人救走还是又落入更危险的境地?

砰……他倒在chuang上,苏慕冉长腿压过来,搭在他腰际,两条纤细的手臂也缠上来……“嘻嘻……别跑……嘻嘻……”

&nbs

“老公,你太好了,我爱你!”尤歌激动地抱着他,小脸红红的。

容析元转身回头,尤歌也在看他,两人不期而遇的眼神都有着几分复杂……只为他手上拿的小盒子。

容析元的表情变得冷硬起来,缓缓推开了尤歌,站起来,淡淡地说:“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我有点累了,去书房休息一下。”

容析元这才释然地笑了,伸出指头在她鼻子上刮了刮,溺爱的口吻说:“行,就按你说的办。不过……可以少吃多餐吗?”

尤歌并没有太惊艳的表情,因为她不清楚所谓的“价值”“名贵”意味着什么,她只是单纯地喜欢容析元送的礼物,在她眼里,这套首饰和机器人玩具熊,都是一样的东西,只要是他送的,她都开心。

郑皓月虐待翎姐,被容析元发现了,给予警告,说她如果再敢对翎姐有半点不好,她便会永远地离开宝瑞。

包包里的香香也汪汪两声,伸出小脑袋紧张地望了望,可能因为还是害怕,所以又赶紧缩回头去。如果香香会说话,此刻一定会说:“主人你可千万要小心,别把我摔坏了。”

“慢一点,抓紧……不要往下看了……”男人的鼓励和引导,给了尤歌一点信心。

两位便衣警察不明白这儿发生了什么,迷惑不解地望着刚才那个男人,异口同声地说:“头儿,她醉翻了。”

“我是本地人,可我忘记带身份证了。”尤歌说着话时难免有点气恼,满以为拿出身份证就完事,但是没带,不知道警察会怎么做呢?

尤歌娇嗔地在他胸膛戳了戳:“是啊,你是*。”

这通电话过后,何碧翎的眼神中有了决绝的光芒,还有几分不甘,几分好胜……

尤歌呆呆地缩在他怀里,耳边回响着他低沉浑厚的声音,字字句句都钻入她心里,对她受伤的心灵起到了一定的抚慰作用,同时也深深地震撼着她的心,她这才知道翎姐原来那么悲惨,容析元收留翎姐主要是为了翎姐的安全,因为除了这里,翎姐目前没有地方可去,除非解决了隐患,除非她能回到她亲生父母身边。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容析元的声音……

翎姐蓦地一惊,看见尤歌了,下意识的那双手离开了容析元的肩膀,若无其事地微笑着打招呼:“尤歌你来了正好,析元好像很累,你陪陪他,我先回房了。”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单身?真是的,这么优秀一个小伙子,怎么到现在还没女朋友?难道……难道……”翎姐说到这里,忽然露出神秘的表情:“难道你不喜欢女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7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