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河汾门下
作者: 金枝sh章节字数:44377万

秦铮眸光微闪,心思转了转,不着痕迹攥了攥手,对她道,“以后将我爹娘分给你一半用。你也不必这副看着我眼馋的样子了。”

一个时辰后,李沐清接到了飞鸽传书。他解掉绑在鸽子腿上的信纸,看了一眼,笑了笑。

谢芳

那人进来之后,显示打量了画堂一圈,然后又挥手挑开帘子向内室看了看,须臾,他啧啧了一声,转回身,解开了她的道。

“既然有公公领着舍妹进宫,我就在宫门这等着她,劳烦公公多照看舍妹了。”谢墨含对吴公公拱拱手。

“我爷爷和哥哥听说老夫人还剩下一口气时,匆匆赶到了谢氏米粮。可惜,他们到谢氏米粮门口的时候,便听说老夫人去了。爷爷和哥哥伤心之下不忍再见,便回府了。”谢芳华又道。

不能相信!

“可是上面……打得开吗?”郑孝扬问。

这一阵风看上去是对身后出手,可是旋风转了回来,却是对准的谢芳华和谢云澜。

谢芳华笑了一声,“迎接出七十里,这兄长做得可真是够格。”

“四皇子秦钰,皇后嫡子,自幼聪敏智睿,武兼修,少年多谋,腹满经纶。满朝武人人称赞,天下百姓心甚喜之。皇室一众皇子不可比拟。”谢云澜也看着秦钰,片刻后,忽然淡淡道,“从来不曾有过德行亏损之事,可是就在去岁,却酒后失德,纵火烧宫闱,举国皆惊。检察院上奏,御史台弹劾,左相为首,力荐皇上严惩。”

玉灼还想再说什么,见谢芳华眉目时明时暗,似在想事情,不敢再打断她,不再言声。

谢芳华回头瞅了他一眼,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少年冻得哆嗦地说着话。

听言又钻去了小厨房看着药锅。

谢芳华笑了一下,伸手将他推出了门外,之后关上了门。

秦铮靠在门框上,冷风嗖嗖,吹得他头发散乱,衣服飞扬,整个人掩在暗影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见她打开门,目光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秦铮走进了小厨房,一屁股坐在谢芳华坐的位置上,对她伸出手。

秦浩淡漠地道,“没出来见面!”

“王妃今日晚上从公子这里回去之后,吩咐人撤回了查暗市的线人,同时也派人给清河崔氏那边传了话,下令不必再查了。”外面人又道。

“咦?秦铮兄,不会吧?你……你竟然在烧火?”燕亭来到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大叫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

“那只白狐呢?”秦倾问。

春兰挑开门帘,谢芳华走进了屋。

英亲王妃也知道刚过门三天,早着呢,她没必要着急,便摆摆手,由婢女扶着向正院走去。

“我去叫大夫!”宋方的声音传来。

她一怔。这声音是秦倾的声音,十分痛苦惨烈。

秦铮此时也早就惊醒,皱眉睁开眼睛,也看到了两只大毒蝎子,他脸一沉,“这可真是连一块清静的地方都没有

不多时,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

“不去!”王倾媚立即反驳。

“你不想一个人去,可以拉上你的丈夫一起去。”秦铮慢声道。

王倾媚看着他,“就为这个事儿?”

“你威胁我?”秦倾竖起眉头。

大长公主点点头,“嗯,除了她外,还砸死了一个守夜的小姑子。”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应是懂琴律的人才会喜欢清平调。”李琴笑道,“我幼年学琴,起初也不喜欢清平调,但随着年岁增长,琴艺到了一定程度,再不提高的时候,看透了世间很多东西,便喜欢这平平无意的清平调了。”

李琴离开,孟棋进来。

李沐清一把将他拽住,“郑大人,你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庙吗?若是你跑了,我见到皇上,就将责难都推到你身上。你可以想象你以后的日子。”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不聪明了?我承认,论弯弯绕绕,是没李大人多。”

两个月了?

小泉子回头看英亲王妃。

“小王爷,这个老奴作证,夜里我就睡在太子殿下房间的外榻,也没听到任何动静。”吴权立即道,“左相和侯爷一左一右地住在太子殿下隔间,韩大人就住在侯爷隔间。”

谢芳华见他不欲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暗暗对他的话语有了一番计较和心思。想着无论什么话语都不会是无的放矢。总有他的原因。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谢云澜点点头,“是!”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谢芳华点点头,看向秦钰。

她的命,担负着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的命。他们加在一起,就是南秦半壁江山基业。

明夫人一怔,骇然道,“芳华,这可是我们谢氏暗探所有的暗综,承上启下,几百年呢,你如今都烧毁,那以后再想查,可怎么办”

他们怕是从来都没想过。

迎面一股饭菜香味,摆在正中坐榻上,秦钰依旧坐在案前,伏案疾书。

“怎么回事儿”秦铮偏头对谢芳华询问。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秦钰不再说话,目送二人顶着夜色离开,出了宫墙。

右相头疼地不再理他,对管家吩咐,“去将那辆车弄来。”

郑诚咳嗽了一声,“叔叔多年未来京了,顺便来看看。”

秦铮不再言语。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奴婢确定啊,难道真是……”春兰看着英亲王妃,低声说,“她可是王妃除了奴婢外最信任的丫头啊,王妃都已经给她选好了婆家,准备放出去嫁人的,而且那户人家的公子是个举人,有些才华,他嫁去做的是妻,不是妾,她也是极其中意的。不该……不该害小王妃才对。”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朝中一下子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年轻而有朝气的官员使得朝中风气霎时一新。

谢芳华随他扔了纸笔,对他笑道,“一日两日怎么就做不成我这一日也没白用功,已经做成了。接下来,按照我的方式,不出十日,定能将谢氏暗探重新洗牌,待你出兵北齐之日,我定能使得谢氏暗卫做你的后盾和助力。”

秦钰面色稍霁,复又问,“十日当真够了你如何让谢氏暗探成为我背后的后盾和助力打仗可是军队的事情。”

谢芳华立即摇头,“那怎么行如今正是京中肃清平静之时,你还要短期内筹备好一切事情对北齐开战,如今你怎么能离京”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秦铮很快便察觉了,知道这低落十有*来自言宸,言宸刚落脚便打算回北齐,她肯定是不舍的。但也不点破她,对她轻快地道,“今日天色不错,咱们去南山坡放风筝吧!”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他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不行,我既然见到了,就不能让他再难受。”谢芳华抿了抿唇,伸手推开风梨,又走了回去。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7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