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网投 第144章:空口说白话

圣安娜网投

苏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874

    连载(字)

85874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网投》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4章:空口说白话

圣安娜网投 苏红 85874 2019-09-02

裴淼心被他这一语双关的话弄得满脸通红,两只小手在身后的床单上四处抓寻也没能找到稳住自己身形的支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用力将自己顶上顶下,也不知道刚才他话里说的,是她哪一张嘴。

他坐在她的床边守了一会儿,待确定那点滴里新加的含有轻微镇定安神作用的药剂对她没有任何副作用,他才转身离去。

可是她太不听话太不乖了,他原意是想借芽芽跟军军之间不太友善的关系,让曲家二老心生留一个放一个的念头,只要他们不再坚持非要将芽芽接回到曲家,那么他就可以把芽芽还给她了,甚至借着这样一个契机靠近她,让她重新接受她。

“那就五分钟!五分钟好不好!难道我们之间这么多年情分,到现在连这五分钟都换不来?!”她站在原地看他越走越远,红着眼睛,轻吼出声。

“曾经,在这里,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都好,我同大家是工作愉快的,还是不愉快的,从这一刻起,请都统统忘掉。”

裴淼心已经趁这间隙起身,进洗手间梳洗过一道之后出来,已经见他打开了整个客厅的灯。

“你现在一定觉得很得意很满意吧!没想到终有一天,咱们又换了个位置,这次换我坐在这里,而你在外面逍遥快活得不行。不过没有关系,裴淼心你等着,也不过是早晚,你总会落得跟我一样的处境。”

他听到身下小女人的轻呼,定了定神,还没来得及去揉自己酸疼的眉角,下腹部的那阵悸动突然瞬间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昨夜那些似真还梦的舒爽的记忆,这一刻才仿佛顷刻回笼似的,怔怔刺激着他所有的感官。

他从身后张唇含住她的耳垂,又吸又吮,感受着她的体温因为他的冲撞而越升越高。

她的话瞬时让他紧皱了眉头。

“嗯?”

一阵酥麻快意的感觉窜过她的全身,先前那些带着血丝的酸与疼这一刻都好像变得清晰起来。

他起身去拿扫帚,“这里我来扫。”

易琛着急愤怒,“你撞见我跟她怎么了你就这样离开?还有,什么纸条,我根本……”

有举着照相机和拿着话筒的记者一涌而上,纷纷唤她“曲太太”。

“不用……”曲耀阳快步过去夺了他手中的东西便下楼去。

夏芷柔挑眉,“那看来你是知道了?知道军军不是我跟耀阳的孩子?”

“没关系,不用收了,就这么放着吧!”他顿了顿又道:“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认真工作的地方,不比我想象中的乱,如果待会还要用,就这么放着吧!”

这时候a市正是多雨的季节,春天里边,夹着些凉意的雨水顺着房檐一滴滴下落。

裴淼心绷着脸,用手比了比右侧的车门。

可她那时候满心欢喜都为见着他而分心,傻乎乎坐在边上笑了一会儿,见他并不大搭理自己,这才大起胆子从他嘴边夺过那只香烟,不由分说塞进自己嘴里。

她看着他一怔,后者到是笑得和煦。

又听说,a市曲市长家里曾经为了个小女孩到法院去立案打了场官司,结果却因为一些隐衷,最后以庭外和解告终。

看到厨房门口有人进来,一声轻叫声后,他顿了顿喝水的动作,侧眸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裴淼心没敢靠近,只是巴巴地站在门边继续看着里面的男人,满脸的戒备。

她看着他与擦身而过,他身上的酒气还没有散去。

裴淼心咬了咬唇,“我是真的已经来不及。如果有什么冒犯到你的地方,我跟你道歉,对不起,我只是……太久不习惯别人的好意了。”“妈,我求求您就别再问了,都是我自己,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关淼心姐的事……她、她也没有故意推我下楼,只是我,我自己,是我不小心才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聂皖瑜越哭越伤心。

“淼心!”

他只是不耐烦。

“你有你的家要回,你有你的女人等你回家吃饭。可是跟你结婚的人是我啊!爱上你是我的错,可是这一年半里头,不管是出于责任还是你的心血来潮,你有关心过我么?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菜吗?”

曲耀阳抓着裴淼心的手,也能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寒意与颤抖。

曲市长气得浑身发抖,哆嗦着伸手指过来,“可是她已经嫁进过咱们曲家,而且不止一次!一女怎么能同时侍你们两兄弟?这话说出去我都嫌丢人,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你到底还让不让咱们家的人出来见人?你让你弟弟妹妹的脸面往哪摆,难道你还想把爷爷气死不成!”曲臣羽只好又重复一遍,“你司机呢?这个样子你不能开车,就算不被交警抓也得出事故,要不你坐我们的车回好了,我正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芷柔!”几个人的身后突然有人大喊。

“付珏婷?”玩味似的将这个名字在心中过了一遍,不过几秒,她立刻瞪大了眼睛,“那也就是说……”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提点自是不敢,你是苏晓的朋友,我帮你就是帮她,更何况能卖个人情给‘宏科’的曲耀阳,我何乐而不为呢?”

此刻的曲耀阳,下身只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光裸精壮的上半身甚至还有些水迹,没有擦干净。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很喜欢这对胸针,后来你搬了几次家,也都带着它们。”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裴淼心咬着唇坐在那里,却到底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怎么教孩子我用不着你操心!更何况这里是我家,你以为你抢得了我儿子还能抢我的孙子孙女?我告诉你这里是曲家,你要走你就自己走,他们谁你也别想带走!”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他忍不住转了头,就见一个二十左右模样的小姑娘正盯着自己,唤完了忙作自我介绍:“我是去年刚刚加入‘宏科’人力资源总部的廖语晴,当初我来面试的时候还是您做的初审。”

夏芷柔滔滔不绝地说话,包包里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何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夏芷柔偷眯了身旁的曲耀阳一眼,赶忙将电话换到另一边的耳朵,侧过头去小声:“我现在跟我老公一起在车上,待会回家再给你电话,电话里说。”

“嘉轩他不是找不到工作,他是已经有工作了,他自己开了工作室,现在正在写程序编软件。”

“他在学校才学了多少年啊!他懂些什么就学别人开工作室啊?婉婉你可别怪姐姐说你,现在像这些没身家没背景的穷屌丝就喜欢巴着你这种白富美,你说这都毕业多久了,他怎么到现在还不找工作啊?我给你说,你可得小心,不然到时候怎么被人骗的你都弄不清楚。”

“我跟耀阳之间早就断了,从他在我们的婚姻当中不忠开始,从我决定放弃他离开他开始,我跟他之间早就没有什么了,苏晓,你要信我!”

裴淼心努力着冲他弯唇,说:“我又不懂事了对不对,害你这样担心?”

他细细端详过她面容,确定她没有任何情绪以后,才道:“这话我哥同我说过,曲夫人却未必知道,他想,这次回来,如无意外,就同那小女朋友结婚了。”莲姐在那边支吾了半天,声音又细又轻,却多少是害怕这位主儿的。

最初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是有担惊害怕过,怕这孩子真是曲耀阳的,那她与曲臣羽的这段婚姻便真真陷入了窘境。可是好在算算时间并不太对,小半个月的差距,所以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与他有任何关系。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芷柔的手伤得不轻。”他一边吃着面前的方便面,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事不过三,我忍你一次不代表可以忍你第二次,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也知道,如果你还想要分到多一点的赡养费,就请你适可而止。”

“这里的房子我会留给你,你确认签字的时候我们就顺道去办过户手续。还有我的车也给你,芷柔早说要换台新的,正好旧的这台就给你……”

几个太太被她的模样也吓了一跳,赶忙将她拉到跟前。

“你以为这样我就动不了你了吗?”曲耀阳微眯了眼睛。

“不关我的事情!”陆离举双手投降,“我是无辜的!”

他说:“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到这里来。虽然我已经不大记得自己当初到底做了多少伤害你的事情,但你还愿意到这来看我,谢谢你。”

有穿着制服的民警过来看了他们一眼后才道:“聚众吸毒,这可不是小事,而且记录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人举报关进来了。这次要不是我们早就你们家家门口埋伏,可能也不会在他毒瘾犯了没钱用时回家,直接将他给逮了。”

他刚吓得差点瘫软在地,却又听到曲耀阳冷静无比的声音。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夏芷柔跟夏母具都欢欣得不行。

可是闹完别扭,该回来的时候她总该回来了吧?

乔榛朗听着他有些撇脚的中就有些懵,“日本人?”

她嘻嘻笑着往他身上靠去,“那这是一坨一坨的么,但我还是很喜欢,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喜欢,你送什么给我我都喜欢。”

“帮你我自是愿意,可是房地产那块,我也确实不懂,怕去了给你添乱。”

他知道她指的人是谁,轻轻勾了勾唇角,又吻了几遍她的唇,仍然不觉得餍足。

卧室的床头灯光刚好,微弱晕黄的光线映衬着他深邃的眼睛,只让这夜里的一切都显得格外浓情。

可是眼前的情况,聂皖瑜望住厉冥皓时,那一刹那的惊惧和恍惚,却让她多少看到了些希望。

曲婉婉的目光太过直白,一下就让那跟在她身后出现的男子皱眉不语。

裴淼心惊讶过后反而变得异常冷静,她说:“耀阳,其实我……”

“我只想你知道,我当时不过是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人!”曲耀阳大步上前,抓住裴淼心的胳膊便往大门的方向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除了曲市长跟曲母,聂家的长辈也在。她要说的秘密牵连太广了,暂时还不适宜这时候拿出来说。

裴淼心没有说话,思羽的身世她也不打算要告诉任何人。

“既然是高定的钢笔,你也应该知道,montblanc根本不可能向你透露会员信息。”

“婉婉,我同你说过了,你当时还小,再说我跟你哥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你所能决定。有些过去了的事情咱们只要不要再去提再去想,那就可以都当它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