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网投 第3章:中流击楫

圣安娜网投

苏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874

    连载(字)

85874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网投》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中流击楫

圣安娜网投 苏红 85874 2019-09-02

小妖心里只有感谢,真的,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我的责编(远征)大大,没有大大的支持推荐,小妖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收获。

“你?”凤阑锐气结,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杀意,但是没有捉到凤阑绝与那些大臣,就没有任何的证据。

“王兄,真的是他拦了梦儿的马车,威胁梦儿,想要杀梦儿的,难道你不帮梦儿,还要帮一个外人吗?”夜如梦再次不死地说道,随即指向身边的侍卫与宫女,急声道,“不信王兄可以问问他们。”

而且,就算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也不会改变主意。

“你这样推迟的吗?”凤忆希的眸子慢慢的抬起,望向皇上,此刻的她,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尊敬,眸子中有着几分冷意,皇上竟然根本就不顾及她,那她何必还要去顾及皇上的面子?

皇后对她,也是好的没话说,昨天就亲自为她下厨,熬的汤。

凤阑绝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只是,却仍就没有开口说话,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对于这件事,他不想任何人掺和进来。

“这个女人的号召力倒是很强。”人群之外,不远处,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站在高台之上的上官云端,低沉的声音中有着几分深邃的意味。

随着那声音,叶寒便也走了进来,为蓝魅辰检查了一下,然后微微的点头,“恩,恢复的不错,没什么问题了,不过,拜堂成亲,只怕还不行,洞房呢,就更不行了,可经不起那样的折腾。”

他知道,以凤阑绝的聪明,早晚有一天会查出这件事是絮儿做的,所以为了絮儿,他不得真正的帮着凤阑锐,甚至不得不想办法除去凤阑绝。

“你是我的夫君,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上官云端望向他,微微轻笑,既然嫁给了他,既然选择了他,就应该相信他,不能因为别人随便的几句话,就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而每次爹爹教凤阑绝武功时,她都会在一边学,就算她原本的目的不在学武上,但是那么长时间下来,她的武功也是不容小视的。

“我看你是怕输,不敢吧。”蓝岚极力的压下心中的妒忌,想要拿话激上官云端。

上官云端冷笑,这个女人,是想要置她与死地吗?只是,她有那个本事吗?

蓝岚看到众人对上官云端的态度,心中那叫一个恨呀,本来是想要让上官云端出丑的,却没有想到,反而让上官云端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淡淡的声音中,却带着几分刻意的激将,她知道,在凤阑锐还没有搜到证据之前,是不可能会为难她们的,毕竟在这儿的可都是朝中重臣的夫人们。

既然他都是为了她,那么她自然要配合一下,更何况若是真的能够借此机会除去了丞相那只老狐狸,倒是可以为爹爹除去了一个最大的强敌,也算是为夜阑国除去一害。

下面的人,虽然都看不到她写的什么,但是看到皇上与皇后那一仍的惊愕,便也可以猜出,她是真的写出来的。

皇上为何会惊成这样,难不成,难不成,她写出的答案与那些管家算出来的都是一样的?

“你这孩子,还谦虚呢,这要是还不好,那怎么才算好呀,雨儿的刺锈可是无人能及的。”老夫人回过神后,连连接口说道,只是一双眸子还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几分不在自,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忽,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如今知道上官云端不傻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时间长了,不免要暴露,到时候就算云端嫁了,皇上也肯定会为难上官傲天,所以,他不能给皇上留下任何的机会。

凤忆希微微的蹙眉,脸上的笑也敛起了些许,略略转眸,望向老夫人,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不是那种无礼之人,自然不会为了这等小事而惩罚与人,老夫人起身吧。”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老夫人自己太过盛气凌人了。

好在,那人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他们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一下。

而且这件事,也是因为上官云端,若是上官云端劝皇上的话,皇上一定会听的。

叶寒虽然对云端说会想办法医好她,但是却暗中告诉过他,云端的病根本就不可能医好了,她可能真的这一辈子都不能当母亲了。

不过,上官云端却明白他这么做,不是无情无义。而是真正的有情有义。

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不说,竟然还把所有的罪名推到一个傻子身上,欺骗他,真是可恶。

“你?”皇后的身子微微的轻颤,望向夜无志时,恨的牙齿紧咬,这个男人,真是禽兽不如。

在上官云端的记忆中,自从她的娘亲离开后,一直都是李妈在照顾她。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夜无痕有些沉重地说道,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他才犹豫,若真的是凤阑绝的一厢情愿,他早就去抢亲了。

“她当时说,我是你的女人,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秦思柔微微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她提起我,就证明她的心中是在意的,在意我的存在,便是在意你,一个女人心中若是有一个男人,自然不希望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

“你才伤心过头呢?”秦思柔微微的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哪只眼睛看到她伤心了。

他这叫什么朋友呀?

而与此同时,迎亲的队伍已经出了城。

上官云端虽然跟夜无痕成过亲,当过几天他明正言顺的王妃,但是那时候夜无痕不待见她,竟然都没有带她进宫来给皇上,皇后请过安。

不过,叶寒竟然有心思跟人吵,便也证明上官云端应该不会有事,刚刚那话,只怕是叶寒故意说的。

她原本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是不懂感情的,但是这一刻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这个男人,才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

“那么,夜无痕会如何处置她?”上官云端一怔,上官凌雨落在夜无痕的手中,以夜无痕的个性,肯定不会饶过上官凌雨。

她知道,这肯定是夜无痕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了,便微微的站起身,低声道,“我要出去看看。”

只要太上皇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能够利用太上皇对付凤阑绝。

只是,凤阑锐醒来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不跟任何人说话。他去了几次,都被关在外面。

可见,这个侍卫平时还是很得夜无痕的信任的。

“小晚,你真的不怪我?”那人微愣了一下,随即再次激动的喊着,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因着太过激动,而带着微微的轻颤。

“你?”上官云端微微的抬眸,略带惊讶的望着他。

“小晚,这么多年,你也看到了,他是怎么对你的了,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你,那怕那个女人死了,他的心中仍就不会有你,你在这府中,只会受苦,小晚,跟我离开吧,如今雨儿已经死了,我不想你跟霜儿再出事。”那个男人的声音中因着害怕与紧张,微微的轻颤着。

而想到这么多年,将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如同心肝宝贝般的守着,但是对自己的亲孙女却是。

难道到了现在,她还不想跟他离开?

她可知道,若是她不离开,留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个男人微僵了一下,唇角却似乎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望向她手中的匕首,喃喃低语道,“这把匕首是我送你防身的,没有想到,竟然用在我的身上,好,真好,终于可以结束了。”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他如今在这夜阑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就连皇上都不会这么敢他说话,这个绝王实在是太过分了。

“本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他人干涉。”凤阑绝双眸微眯,对李贵妃更是一点都情面都不留。

绝世的美貌,显赫的身份,出众的才华,每一样,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仍就隐着几分紧张,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轻声道,“你要相信我,我跟她之间,真的没什么,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更没有跟她说过那些话,做过那种事。”

上官云端的心微动,望着他一脸的严肃,听着他那低沉的誓言,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那个女人,不可能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这是那天爹爹送给我的,我一直想着在这洞房之夜给你戴上,当时爹爹曾经说过,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能够为你戴上这根链子,我想,这根链子应该能够足以表明我的真心。”他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着她,脸上的轻笑也慢慢的绽开,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幸福。

若他不是爱她至深,又怎么会那般的自信,又怎么会在洞房之夜要为她戴上这链子?

她可是要急着赶回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在王府,但是王府中,那隐在黑暗中的眼睛,可是比夜无痕更恐怖。

“我倒是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凤阑绝突然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声音中似乎仍就带着几分笑意,似乎有着几分半真半假的玩笑,但是他的眸子中却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

而李玉也快速的跑上前,等到终于看清了那画像时,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张脸,也慢慢的阴沉,变黑……此刻房间里有好几个宫女,她也无法保证这些宫女都靠的住,若是叶寒一旦说漏了,传到那个的耳中,她的计划只怕就被破坏了。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思索,时寒这么做,到底是为了她肚子里所谓的‘孩子’?还是另有原因。

站在一边的夜无痕,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向叶寒,等待着他的回答。

其实,上官云端就是来借她的床用一下,她想,那人肯定没那么快离开,她也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离开,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多待一会的好。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勾,然后快速的跟在月儿的身后。

对待百姓,要威严,却更需要亲和,不能只让百姓怕你,而是要让他们真正的接受你,对于这一点,上官云端可以说是拿捏的恰到好处。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凤忆希与蓝岚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也不想看到蓝岚太过难堪,毕竟,她也只是可怜之人,怪只能怪她爱错了人。

“要不要问一下他们?”叶寒微微的靠近上官云端的轿子边,低声问道,毕竟他们是得到了旨意的,或者知道一些什么。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知道,今天皇宫中,突然多了好多侍卫,而且总管大人下令,所有的宫女与太监,都不能到处走动,奴婢出来时,还是经过了总管的批准的。”那宫女低声解释着。

“现在这个时候,太上皇应该会有大殿之上吧?”上官云端的眸子愈加的眯起,突然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皇爷爷,绝儿回来了。”凤阑绝蹲下身子,蹲在床前,望着太上皇,低声说道,一只手,也紧紧的拉住了太上皇的手,不过,另一只手,却仍就紧紧的拉着上官云端。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从那天起,凤阑绝都没有进过宫,更不要说是上早朝了。

而且,这略显平凡的脸丝毫都不影响他那神彩风扬的气质与气势逼人的魄力。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只要,那人在远处,带动这弓弩的弦就行了。其实,这个做起来很简单,毕竟,那弓弩是处于待发的状态的,只有稍稍有一点的力,那针就能够发出了。

“恩。”凤阑绝再次低声应着,眉头微微的一蹙,再次沉声吩咐着,“也要注意其它的下人,看来,这王府需要好好的整顿一下了。”

毕竟,接下来,有些事情,还需要这个丫头来配合,若是她怕成这个样子,这整个计划就无法进行。

上官云端便随意的跟她闲聊着,直到素容为她易容好了,而此刻,这丫头也微微的放松了很多,也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

上官云端随意的拿起桌上的点心慢慢的品着,为自己终于不用去参加那见鬼的选亲而暗暗高兴。

“做什么?”上官云端微微蹙眉,一脸不解的问道,她怎么感觉这宫女怪怪的,但是怪在哪儿,却又说不出来。

她的身高,在这夜阑国,可是略略偏高的,一般人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极少有合适的,但是,这件衣服,竟然如此的合身。

只是,凤阑绝一步一步的迈进大殿,却并没有望向那些女子,而是直直地走向她……

她死了,是真的死了,不过,至少,她离开的带着笑的,那一刻,她应该是欣慰的。

“你?”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冰冷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嗜血的杀意,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而且到了现在,她竟然还一点都不悔改。

只不过,他要在查清了当年的事情后一起来跟她算这笔帐。

上官凌雨的手与脚都断了,所以,都无力的垂着,再加上那一身的血,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感觉到可怜。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呀。

她知道,娘亲的死肯定是跟老夫人有关的,就算当年的事情,不是她的阴谋,但是娘亲绝对是被她逼死的,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上官云端也只以为凤忆希着急是因为耽搁了成亲的日子,再加上凤阑绝的解释,更没有多想。

南宫雪缓缓的走到琴前,略略含羞的对着凤阑绝微微一笑,然后手轻轻轻抬,缓缓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