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豪门天价小娇妻 > 第66章:纨绔子弟

第66章:纨绔子弟

豪门天价小娇妻 | 作者:茶子很欧| 更新时间:2019-09-02

顾千城一边在抄,一边在想这些数字,到底是按什么原则组合的,又是怎么计算的,可等到她抄完,也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

“夫人,取一些冰块给我,别外,府上有没有保命的药,给大公子喂一颗。”顾千城可以肯定,封似锦被太医下黑手暗算,还能活下来,必然是封家有好药保着。

“西胡这批老虎,养废了。”凤老将军摇了摇头,一脸叹息。

秦寂言和季诺可谓是相谈甚欢,顾千城和君亦安那厢就有一点不太愉快了。

不等秦寂言开口,顾千城便脱了鞋袜,自发地窝到秦殿下的怀里:“好吧,殿下现在可以说,谁惹你不高兴了?”

十七年前,秦寂言父亲的死,他祖父、父母、亲人的死,全是秦家人自己造的孽,说起来真正是可笑,又可悲。

“对了,武家人我安排在城外的别院,你要不要见一见?”秦寂言突然想起这件事。

“皇太孙什么时候出发的?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老皇帝屏退左右,招来锦衣卫首领。

看千城羞红了脸,老太爷也忍不住乐了,打趣道:“平日见你处处妥帖,像个少年郎一般,难得看你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据她所知,秦云楚那几个弟弟都不是省油的灯,秦云楚也就是命好,是赵王府的嫡长子,赵王才会请立他为太子,要论才能,秦云楚根本没法和他的弟弟们比……

顾千城眼眸一动,抬起头,一脸黯然的道:“忙着,怎么进你的后院。”

秦寂言只说一句:“江南出事了!”

“我虽没有证据,但却能肯定江南落到景炎的手里。”秦寂言拿不出证据,只能拿顾千城说事。

“你是最好的饵,要是让北齐人知道你出现在这里,北齐人会选择放走凤家军,而对你下手。”别说一万,就是十万凤家军也比不上一个秦寂言。

就如同顾千城,和顾千城的才能相比,秦寂言更看重顾千城的人品,还有她干净没有和任何人来往的关系。

面前这个一看就出身不凡的少侠,居然看上一个那么丑的女人,简直是暴殄天物呀。

她知道这样不对,可有些情绪自己没有办法控制。末了,只能吸吸鼻子,躲在秦寂言的怀里,闷声道:“皇上,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累。”她不想再哭,她觉得只会哭泣的自己,真得太没有出息。

“你不说我也要去看。”顾千城脸色煞白,脚步都有些不稳,大丫鬟看到连忙上前安抚:“大小姐先别急,也许这婆子看出来。”见顾千城身子发颤,连忙朝屋内喊道:“翠柳,快……给大小姐拿件披风过来。”

城内的情况很糟糕,不过撑过两个月粮就能收了,赵王还算有良心,没有把良田给毁了。

因倪月没有离开的找算,所以……凤于谦一抓一个准,甚至连防守的人都没有遇到几个,就直接杀到了倪月的面前。

“退下?”凤于谦突的一笑,像看傻瓜一般看着倪月,“又遇到一个脑子不清楚的,算了……本将军懒得与你废话,将人拿下。”

长生门圣洁高雅的圣女,一身是血的蜷缩在笼子里,和普通的阶下囚没有什么两样。

他多希望,他能和唐万斤一样简单快乐,不用背负那些他背不起的责任与仇恨……

武定不敢隐瞒,如实禀报。

这件事,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顾老夫人狡辩!北齐皇帝虽然一直被太后和摄政王压制,可到底当了多年的皇帝,朝堂上有一批死忠的臣子,手上也有一些人。边城发生那么大的事,秦殿下又没有瞒着任何人,他怎么可能不知晓了……

就好比,北齐七年前发生雪灾,马羊死伤无数,他这个皇帝就要下罪己诏,说是他做错了事,上天才会降下惩罚,他为此在太庙里呆了一年,以赎自身的罪孽。

摘星楼大厅还不显,里面却是富丽堂华,极尽奢华,回廊的柱子与栏杆全贴上了金箔,用刀子一刮,就能刮出一堆金粉。

“过去看看。”顾千城示意暗卫带路。

“皇爷爷,你若不想喝说一声必是,我自是不会勉强你。”秦寂言站起来,有眼色的太监立刻上前,递了一块帕子给他。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路响起,固若金汤的天牢在暗卫不要命的轰炸下,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可这也引来了京中人的注意。

暗卫手持炸药,神勇无比,到了天牢里面虽然不敢再用炸药,可有北齐人动手,他们完全不需要废力。

“顾姑娘开口了,不跟你打。”暗卫与黑衣人一前一后说道,随即两人又同时哼一声,默契的很。

顾承欢从小就知道,哪怕他比承志年纪大,被大家尊称为大少年,可他和承志也是不一样的。

虽然只打了一个照面,只过了一招,可猪头六知道,他们全船的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想要打赢这个男人,只能用阴招。

“可是,柴家权势再大,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顾千城叹息一声,给秦寂言泼了一盆冷水,“功高震主、权倾朝野,要不取而代之最终只能覆灭,柴家是最好的例子。”哪怕柴家是皇上登位的功臣。

六扇门上上下下都是共事了许久的人,他们彼此相熟,要互相监督的话,效果必然极好。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公开审理的那一天有许多学子、百姓旁观,程家人也派人出面,当场向死者家属道歉,并承诺一定的赔偿。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领头的将领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知秦寂言将他与景炎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当然要,这么大的用处我怎么能放过。”秦寂言拭剑的手一顿,扭头看着顾千城,正好与她视线相撞,不由得露出一抹笑……

他们都要赢了,这些人想要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