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豪门天价小娇妻 > 第79章:鼓舞人心

第79章:鼓舞人心

豪门天价小娇妻 | 作者:茶子很欧| 更新时间:2019-09-02

今天封推,真啊真高兴,于是有一个作者朋友叫我帮他章推下,我和他关系很好的,所以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书名叫全能宗师(比我的书名还烂。),书号是:2071892。第三百四十章:原来是你

因为老虎一直坚信,付出就有回报。老虎的订阅成绩,属于扑与不扑之间,说好谈不上,说不好还勉强能糊口,老虎从来没有奢望过成为大神,只求温饱而已,大家有能力的,就订阅一下吧,老虎辛苦一天,也不过要大家花一『毛』多钱而已,这年头一『毛』钱只怕连白菜叶子都买不到,放到地上也没有人愿意弯腰去捡,真的不算什么。

原来这两个押司一个叫宋大江,乃是刑房押司,专管刑房里的案牍工作,也就是说若有人要诉讼,这诉状首先便会传到宋大江手里,由宋大江提出意见之后,再由沈傲过目。能承担这个工作的,就必须精通大宋的律法,毕竟科举出来的主官只知道四书五经,莫说是那厚厚的大宋律法,便是连诉状的格式也是一知半解。

沈傲吓了一跳,连忙坐到榻前道:“我竟不知春儿晕船,早知这样,我们走陆路算了。”

第二日清早,蓁蓁闭了门在屋里换衣衫,沈傲早已醒了,却装作睡着的样子,眼睛眯开一条缝去偷看,那修长匀称的身姿;如脂如玉的肌肤背对着自己,翘『臀』耸立,看得沈傲一时痴了,待蓁蓁穿上衣裙,回眸瞥了沈傲一眼:“看什么看?”

接了旨意,沈傲对来宣旨的公公道:“请公公内堂安坐。”又悄悄地塞了一张钱引给他。

又对人道:“沈傲这个女婿儿很有孝心,从不忤逆我的,莫看他今日中了状元,见了老身还得乖乖地叫一声……”

说着又道:“此趟去杭州,过不了多久就要回朝,家眷就不必带了,我挑几个家人随你去,沿途也方便一些,其他的事你自己做主吧。”

西京共辖长安、万年二县,其地位不低,能得个县丞,已是极好的了,那里几乎是属于大宋第二个政治中心,从长安县开始入仕,不知多少人羡慕都来不及,吴笔大喜过望,道:“谢大人。”

钱塘是杭州下辖的县,也是天下数得上数的肥缺,程辉连忙道:“谢大人厚爱。”

沈傲凑近了周若,那样子似是在看周若手上的书,只是一张脸几乎与周若贴着,在书面上扫了一眼,原来是《女诫》,《女诫》是女四书之一,几乎大家的小姐在闺阁中人手备着一份,

昨夜大家都还聊得痛快,今日彼此相见,却又多了几分尴尬,沈傲不以为意,人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慢慢地磨合也就好了。

……………………接下来的情景,还是和谐了吧,写得太『露』不好,我们都是好孩子,经受不住考验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他这番透『露』,倒是让沈傲意外,毕竟吴笔明日也要参加殿试的,吴文彩和自己说了,岂不是让吴笔少了几分在殿试中大放异彩的机会?

周正和夫人只是在旁笑,过了一会,夫人道:“恒儿怎么还没有来,叫个人去问问。”

苏柏对这篇文章爱煞了,又连读了几遍,叫了几个好字,连其他的考官都惊动了。其实这篇文章一开始还只是以思维敏捷为主,从有朋自远方来引申到了勤学,已是很难得,最难得的是,在最后,却又将勤学引申到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而这个道理,几乎是整个儒学的精髓之处。

周正摇头:“不要说,我们说了就掉了身价,要说,也是他来说。”他心里主意已定,又道:“若是如此,待他结了亲,就不能再住在府里了,要搬出去,否则别人看了,还当他是赘婿呢,他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不可遭人诟病,我听说龙图阁大学士就要致仕回乡了,有点想卖了宅子搬回乡下的意思,到时候我去和他说说看,看看他的宅子能否卖给我,将来就当作是给若儿的嫁妆吧,哎,女大不由父,随他们去吧。”

沈傲不再坚持了,夫人又道:“还有一件事你要谨记着,既然你那三个未婚妻子都是官家赐的婚,也都封了诰命,我家若儿也不能薄待了,迎亲之前,你需去和官家说说,再下一道旨意出来赐婚,否则我这女儿可不轻易许你。”

周恒叹了口气:“事先声明,若是你将来做了什么对不起家姐的事,我可不放过你。”

吴笔苦笑道:“这天气又闷热,蚊虫又多,搅得人心烦意『乱』,哎,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朝廷要只进行春闱和秋闱了。若是这个时候教人进考场,只怕那卷子收上来,全是胡说八道。”

沈傲对曾盼儿也很是怀疑,只不过在没有问清楚之前,不想太过武断,板着脸道:“狄小姐,到底是你在寻回那酒具还是我?”

曾盼儿面如土『色』,道:“学……学生是读书人,岂会做苟且之事……学生……学生……”他抬起眸,想要辩解,脸『色』很难看。

待刘慧敏提着曾盼儿走了,狄桑儿兴冲冲地道:“依我看,今日他的同乡来找他,说不定曾盼儿已将酒具转递给了他的同乡,若是这样,我们该怎么办?”

过了两日,便是终考,今年国子监终考的人数最少,而据说太学终考生竟有一百余人,且阵容强大,因而唐严等人颇有些紧张。

成养『性』心里乐开了花,却是故意道:“徐魏,唐家的女婿是汴京第一才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你莫非不服气吗?”接着又对唐严道:“唐大人恕罪,这徐魏自恃自己的学问尚可,因而总是狂妄了一些。”

有了陈济的指导,沈傲做题,对填词一道已有了相当的水平,因而一旦下笔,便收不住了,只用了半个时辰,一篇千余字的经义便算作成,待他好整以暇地抬起下巴,看到对面的徐魏正写写停停,还在答卷,心里便忍不住促狭着想:看你怎么狂,看我怎么耍你。

沈傲在这儿度过了几天,期间杨真来过,是特意来负荆请罪的,这位礼部尚书倒是光明磊落,此前因为契丹的事与沈傲反目,如今沈傲将契丹国使治得服服帖帖,又是佩服又是惭愧,备了礼物,折节来访。

狄桑儿一看,这匕首的尖儿却是斜对着自己,顿时俏脸腾地红了,方才太紧张,以至于她连基本的功夫都错『乱』了;连忙扶正了匕首,又羞又窘地道:“我就喜欢这样拿。”

沈傲在一旁看得奇怪,自觉闲来无事,倒是想看看是什么酒器让人当作了宝贝,笑哈哈地道:“学生能否也进去看看?”如此突兀的话,也只有他脸皮够厚才说得出口。

看了这怪人一眼,沈傲随即明白,此人应当是个盗墓贼,不知盗了哪家的墓,急于将墓中的古物脱手,因而才如此贱卖,沈傲又看了这酒具一眼,眼眸中生出一丝疑窦,只是一闪即逝,便笑呵呵地退到一边去。

………………………………………………………………

他灵机一动,无比正义地道:“哼,你居然还敢说你是武囊公的孙女儿,你太坏了,连学生最敬佩的武囊公亲眷也敢冒充,学生这世上最佩服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武囊公。哼,我早就听说,武囊公有一个遗孤孙女儿存在这世上,武囊公的孙女,自然是知书达理,胸怀宽广的了。哪里有你这般既爱胡闹又爱撒泼的,哼!原本我还想放了你,可是你为了脱身,竟敢污蔑学生心目中的偶像,今日非要教训教训你不可。”

狄桑儿哪里见过有人敢这般凶她,更不曾想到沈傲下手这样的重,低泣道:“不……不敢了。”

沈傲板着脸道:“小丫头,快让开,你若不让开,学生可要喊了。”

沈傲冷声道:“为什么不还手?学生一向不和女人翻脸的,可是若有人打我,学生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冒着雨,一大群人哗啦啦地到了入仙酒楼;入仙酒楼占地不小,位置处在三衙的侧街,也是很热闹的地方,上下五层,在雨中显得雄伟极了,众人吆喝着进去,扫眼一望,酒客不少,其中更有几个穿着禁军服饰的人默默喝酒,见了沈傲等人,都不由地皱起眉。

“沈傲来了……”

可是谁能主持大局?赵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蔡京,因而连夜发出中旨,召蔡京入朝,当年蔡太师在时,朕将国事全部交给他,天下太平,现在蔡太师致仕,烦心之事却是接踵而至,能替朕守好这江山的,也只有蔡太师了!

这课也上不下去了,博士来开讲,发现这课堂上,只有沈傲为首的寥寥几人,见这般清净,只好教沈傲等人自行温习。

沈傲呼吸着雨水带来的清新空气,带着几分干涩的淡笑道:“不管是王黼还有学生,甚至是参与了此事的文武官员,他们所有的言行都落入了蔡京的计算,吴兄还不明白吗?你早已做了蔡京的马前卒了。”

耶律正德眼眸掠过一丝怒『色』,暗暗吃惊,冷冷道:“金人对我大辽来说不过疥癣之患,不足挂齿,沈钦差莫要误判了时局。”

沈傲微微一笑,道:“疥癣之患吗?那好极了,怕就怕国使大人回到了上京,那上京已落入金人铁蹄,哼哼,实不相瞒吧,方才我的客人,便是金国的使臣,要约同我大宋一道夹攻贵国,到了这个时候,国使还要盛气凌人吗?”

沈傲板着脸道:“国使大人快拿回去,本钦差清廉自洁,两袖清风,如何能收你的礼物,这礼物太过贵重,我是不能要的。”将送来的百宝袋推回去,道:“在下是读书人,读的乃是圣贤之书,莫说是一个貂皮袋子,就是装个三四千贯银钱来,我也断是不要的;国使请自爱!”

耶律正德拉来一个人,劈头便问:“快说,沈傲在哪里?”

耶律正德见沈傲是个『毛』头小子,哪里将沈傲放在眼里,恶狠狠地道:“轻则两国断绝交往,重则刀斧相向,沈钦差可要思量清楚了。”

沈傲喝了口茶:“是,是,是,凶手嘛,我们已经惩戒了,本钦差亲自发落了上高侯。至于岁币,嘿嘿,这也好说,不过这岁币一时也筹措不出。不如这样吧,耶律国使就辛苦一趟,回去禀告你们的国主,就说大宋朝的岁币,已经许诺给了金人,你们要拿,自己去取。辽国雄兵百万,乃是北方第一强国,金人只是小小蛮夷,以辽军的虎威,金人一定束手就擒,到时莫说是增加八十万银的岁币,就是再番一番,我们大宋咬紧了牙关,也要筹措出来请贵国笑纳的。”第三百九十六章:打的就是契丹人

门子前脚刚走,上高侯便大喇喇地进来,他略莫二十来岁,比之沈傲也不过年长一些,虎背熊腰,一脸的凶意,走起路来虎虎生威,浓眉之下一双环眼在厅中逡巡,瓮声瓮气地道:“不知大人叫本候来,所为何事?”

花船上打个人,对于这小侯爷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大事,因而今早礼部的人来叫,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沈傲问起,再看一旁的杨真板着个脸,心里明白了,估计昨夜自己打的人来头不小;满是不忿道:“他们若是不拔刀,本侯爷断不会对他动手,沈才子,你说是不是?”

上高侯嘿嘿一笑,果然是罪无可恕,三天不许饮酒、会客,还真教小侯爷不自在,连忙作出一副伏法状:“是,是……”

汪先生道:“将军切莫小看了此人,此人狡诈得很,最是喜欢不按常理出牌,这南人的坊间流传了他许多的事迹,不少人都在他手里吃过亏,将军一定要小心提防。”他略一沉『吟』,又道:“眼下是一场僵局,就看谁先忍不住跳出来。南人畏战如虎,只怕比将军更加心急。不如这样,将军可以放出消息去,就说将军三日为限,若是南人不给将军一个交代,将军立即返国,到时再和他们兵戎相见,且试探试探他们的反应。”

求下***吧,其实***对哥们已经没用了,反正也挤不到排行榜里去,不过有的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如果有***没处投的朋友就来投***,***有用的就不必了,投了我也没用,去支持有希望冲榜的作者吧。第三百九十五章:辽国使臣被人打了

沈傲安分地在府里呆了几天,国子监开了学,也是先请了几天假,唐严那边知道沈傲的意图,自然准许了。

周正一开始还有些抗拒,等到杨戬亲自登门,虽然决口不谈结为亲家的事,只是叙旧,又恭维这公爷一番,才让他的反抗之心降低了几分。

刘文掏出铜板交给沈傲,沈傲当着众人的面道:“若是撒出一个字便先去唐家,两个字是杨家,三个字便是吴家。”吴乃是春儿的姓氏。

沈傲笑『吟』『吟』地道:“春风棠棣振家声。”他心里偷笑,这题目还真是容易得很,难怪大家不满,唐大人放水放得太明显了。

里面的宾客听到晋王两个字,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晋王竟是亲自来庆贺?这可真叫***开眼界,满朝文武之中,祈国公是第一个请动这位逍遥王爷的人,不管是当时权倾一时的蔡太师,还是王公勋贵,哪一个没有受过他的气?

哥们是从四品,是不是可以直接穿绯服,戴银鱼袋了?沈傲心中大为欣喜,在这个时代,做了官就有了身份,有了身份就有了特权,他不喜欢仗势欺人,却也不喜欢被人欺负。

杨戬正『色』道:“蓁蓁姑娘最大的症结便是身份上,不如这样,这件事杂家来办,杂家认她做女儿,再让她改头换面,除了这乐籍,如此一来,沈傲要提亲,可直接到杂家的府上来,由杂家来『操』办,这汴京城中还有谁敢说三道四?”

二人默默地走过了几条街坊,却都是不知再该说什么话,唐严的身份一下子从师者转到准岳父,一时还未适应,沈傲想到自己终于要立业成家,也颇为感慨。

唐茉儿抿着嘴,嘴角扬起一道弧线,微微一笑道:“娘,我知道了,我只是看看;你看,沈公子要对对联了,这联儿真是简单,爹爹是不是怕太难的会让沈公子对不出来?”

到了正午,毒辣辣的阳光洒落下来,杨戬摇着扇子已是等不及了,终于有人来报:“公公,来了……来了……”他还未喘口气,那锣鼓声就传了过来。杨戬立即打起精神,看向声源方向,不多时,街角处来了一条迤逦的队伍,沈傲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身边拥蔟着黑压压的人,杨戬大喜,却总算作出几分矜持之『色』,也不去和沈傲打招呼,回头便进府,对管家道:“待会叫沈傲进来。”

对唐茉儿,他说不上不喜欢,甚至还有点儿心动,只是事情来得有点快,叫他一时没有准备。

想了想,沈傲肃然道:“大人说得对,大人的意思,学生也已经明白了,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