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豪门天价小娇妻 > 第84章:上行下效

第84章:上行下效

豪门天价小娇妻 | 作者:茶子很欧| 更新时间:2019-09-02

“是,主人!”

本来晚上十一点是特效一团约定的时间,因为要补充体力,一直休息到凌晨三点钟,特战一团才以连为单位展开行动。

一阵清脆的枪声响起,军政府门口的哨兵和机枪手,哼都没有哼一下,直接载倒在军政府大门口。

不,有足够的土地,但土地没有掌握在普通百姓手里。

待俞婉睡着了,谢元蔚才睁开眼。

杨夫子也有些头痛。

最后,杨夫子来到了六公主身旁。

湘蕙见势不妙,立刻上前,哄着三个女童一起出了内堂。

阿萝想通了之后,高兴地笑道:“娘,你说得没错。他们都不敢欺负我,只有我欺负他们的份。”

谢明曦微笑着哄道:“快些睡吧!睡半个时辰便要起床,下午还要上课。”

男子俱在移清殿里跪灵,女眷都在椒房殿。白日哭灵,到了夜晚,也不能回屋子歇下。最多趁着夜半更深时裹着厚披风闭目睡上一会儿。

俞太后心头闷气稍稍散去,目光掠过昌平公主的脸孔,忽地说道:“昌平,你和顾清都不小了。瑾儿也快到了出嫁之龄。”

……

这不是盛鸿第一次说这样的话。

她要不动声色地观察谢明曦的品性,不能透露收徒之意。

不愧是纵横宫中数十载屹立不倒的俞太后!必要的时候,这份忍功着实了得!演技也出神入化。

淮南王阴沉着脸道:“你现在就领着永宁去谢家,道歉赔礼!让谢家撤回状纸!”

谢府门房管事倒是不敢失礼,一脸陪笑地说道:“三小姐特意吩咐过,从今日起,老太爷老太太老爷都要养伤,谢家只得闭门谢客。请世子爷多多见谅!”

天子多疑。

不等萧语晗应下,尹潇潇便已一个箭步冲到了一个美人灯前。

丁闯惨然一笑:“回皇上的话,这封信,是家父在两个月前亲手所书。家父似知晓会有此劫难,写这封信,只为了保全我们母子性命。”

事不关己,众少女乐得看热闹。

“儿臣当时颇为惊疑,怒叱他一顿。便要将他撵出府去,没想到,话刚出口,他便一头撞到了墙上,以死明志。万幸有护卫及时拦下,这个丁闯受了重伤,倒未殒命。”

李湘如又试探着笑道:“云曦妹妹进府也有几日了。殿下一直未曾召幸,不如今晚……”

“只是,错事已经犯下,便是再责骂她也无济于事。倒不如想想法子,将此事遮掩过去。或是请人去顾山长那儿说情,惩罚稍轻一些……”

“哀家老了,没享过儿子们的福,如今倒是被架到了火上烘烤。皇上一定要救回来,藩王宗亲官员们,也定要全部救回来。若哀家一人能换回这么多人的性命,哀家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怕逆贼言而无信,哀家去了,只令逆贼手中再添一个有力的人质。”

屋子里安静了片刻。

六公主短短的两句话,立刻令谢明曦睡意全无:“明曦,半个月之后,父皇春猎,令我随行,或许会召你一起伴驾。”

谢云曦懵了!

想起这些,丁姨娘泪雨纷纷。

林微微立刻道:“杨夫子定会想法子将江姑娘带到身边来。”

俞皇后自知已稳操胜券,建文帝下旨立三皇子为储是迟早的事,自不会出言试探或催促。陪着建文帝闲话片刻,便召莲香前来伺候建文帝沐浴歇下不提。

“小伤而已。”六公主故作淡然。

静妃目光微闪,口中笑道:“比试已该结束,比试的结果应该很快便传进宫中了……”

顾山长一直隐忍不发,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想起自己骇人听闻的奇异经历,六公主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谢明曦对自己的亲近示好,对四皇子的提防戒备……

谢明曦脸上惯常的笑容褪去,终于露出了冷凝的真容。目中的冷芒,亮得令人心惊。面上的无情,显得那样冰冷。

不出所料,谢云曦已被带到谢府。

早知如此,她真不该随意指派家丁去做这等事。如今家丁被逮了个正着,她根本无从抵赖。

“什么也不必说了。”永宁郡主面寒如霜地打断了谢云曦:“你已做了选择,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李默热血冲动的脾气,多年未改。此时咬牙切齿,满面潮红,神情激动至极:“是,我李默无关紧要。只要皇上相信殿下清白,殿下便什么事都没做过。是我多事,是盛渲该死!谁让他眼盲看错了人……”

话未说完,四皇子一拳已直直挥了出去,重重落在李默的鼻子上。

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既知错,还不速速退下。”

盛鸿伸手,搂住谢明曦,在她耳边轻笑道:“明曦,我何德何能,竟能娶你为妻。”

呵呵!

谢明曦自然心知肚明,笑着挽起尹潇潇的手:“你这个孕妇,走路稍慢一些。别闹着肚中的孩子了。”

六公主压低声音应道:“我是在笑,除了相貌,你和你父亲全然不同。”

颜夫人看着眼热又气闷,忍不住又数落颜蓁蓁两句:“瞧瞧谢大人,今儿个多风光。你这个不争气不成器的,我算是白疼你了。”

贵妇们不动声色地低声窃语。

俞皇后瞥了四皇子一眼:“皇上起居,便是本宫也不敢擅自催促。你这般心急,不如亲自去催一催你父皇起身?”

如果建安帝没死,和楚家结亲倒是无妨。楚家高门大户,楚大公子是年少俊彦,也算得上门当户对的好亲事。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不过,比起第一天贴身伺候已经强多了。

谢明曦目光微冷,扫了从玉扶玉一眼。

原本熟睡中的“逆贼”士兵,其实在哨声之前就已被惊醒。一开始倒也没怎么惊慌。

……

谢明曦迈步刚进了正门,身后便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六公主微微眯起眼眸,心中涌起杀意。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家族大族人多,有些违法乱纪的事也是免不了的。别说俞家,任何一个名门望族,也少不得藏污纳垢之事。

听闻长女的名讳,建文帝目中闪过喜悦,不假思索地说道:“朕立刻过去。”

就在此时,一个内侍扬声禀报:“皇上驾到!”

莲池书院的一众少女们,自中间各自退让至殿内两侧。

李太后勉强挤出一句:“若真是喜事,定要厚赏。”

那一日早晨,六公主和七皇子一起躲进了寝室,过了盏茶才出来……

虽然这么想太对不住女儿。

提起谢明曦,六公主的目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她是新生头名,才思敏捷,聪慧无双。我想好好读书,自然愿意和她亲近来往。”

待淮南王世子走了,淮南王才觉眼前清净些,再看长孙盛渲一眼,不由得长叹一声:“阿渲,此次是你父亲连累你了。”

谢明曦站起身,转头看了过去。

只是,她们皆是俞太后的人,明知谢皇后不好惹,也得硬着头皮惹上一惹了!

无形的对峙和张力,悄然无声地蔓延。

可惜,身体撑不住,再不回寝室就要失仪出丑了。

她无需再卑微的跪在他的脚下,无需再费尽心思揣摩他的心意,无需再用尽手腕来“固宠”。

三皇子礼贤下士平易近人,四皇子冷漠俊美文武双全,五皇子年少聪慧才名卓著。

就差没直接说是噪音了。

半晌,才叹道:“早知如此,当年我真不该劝你到莲池书院来做夫子。”

他才是谢家长孙!

谢钧慌忙调转马头,却见拉着马车的骏马不知何故躁动起来,丁二用尽全力也未控制住似发疯一般的马匹。

贤太妃静太妃也日日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鲁王定定心神,一同举杯。

“不管皇上日后择哪位皇子为储君,臣妾都为皇上高兴欢喜。”

……

顾山长嗔怪地瞥了玉乔一眼,叹了口气,到底还是应了。

上了一上午的课,亏得俞皇后半字不漏,记得这般清楚。

顾山长故意笑道:“这可不行。我也颇喜爱她,打算让她继承我衣钵呢!”

六公主嘴角微扬,故作淡然:“也没什么。昨日投壶,我赢了几位皇兄,父皇颇为高兴,夸赞了我一番。还应允日后常去寒香宫看望母妃。”

然后,翻身向内侧。

……

你明明已经不是原来的六公主,不是我记忆中的好友。

帝后出手对付俞家,俞光正心甘情愿地做了帝后掌中利刃。想令一棵大树倒下,没有什么比从内部蛀入更快。

俞太后目中的火焰几乎化为实质。

俞太后此时也没比当年的李太皇太后好到哪儿去,说话断断续续,十分吃力。

“当日我不情愿和你结对食,你向太后娘娘百般央求。我应了娘娘的话,和你结了对食。便将你视做一生的依靠。我比你年轻,你病了我伺候你,你死了我替你打理身后事,这都是应该的。”

盛鸿无声笑了起来:“我刚才是说笑,郡王别是当真了吧!”

“宗人府掌管皇室中人,也是大齐万千宗族的表率,不应沦落为某一个人手中的私器。哪怕是朕,也不例外。”

今日的四皇子,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四皇子反射性地站起身来:“领着他去书房。”

隐忍多年,筹谋多年,终于等来了这一日。

“免礼平身,坐下说话吧!”俞皇后含笑说着,和淑妃四目相对间,心中掠过心照不宣的快意。

……

紧接着,二皇子夫妇也起身谢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