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豪门天价小娇妻 > 第10章:一锤定音

第10章:一锤定音

豪门天价小娇妻 | 作者:茶子很欧| 更新时间:2019-09-02

众人都快速的向前,去看白容手中的答案。

孟冰惊愕中发现原来是李逸风救了她,是李逸风将她拉了过来,将她抱进了怀里。

众人都暗暗的猜测着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先前不知道她的身份时,嚣张的狠不得把她吃了,现在知道她的身份了,态度便一下子变了。

孟千寻微愣,没有想到北尊大帝竟然如此的相信她。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让他明白了很多的残忍。

“李伯母,你怎么来了?你要来也不跟冰儿说一声,冰儿好让人去接你呀。”孟冰反应过来后,连连向前,极为客气地说道。

孟千寻听到的话后,心中暗暗的惊滞,只是,脸上却仍就是淡淡的轻笑,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唇角微动,也跟着他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本公主一时间还真是不好回答月教主,怎么?看来月教主似乎对北尊王朝有不满之意呀,本公主的确是听说莲花教十分的了得,不过,北尊王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父皇这么多年,就算一直在寻找娘亲,却同样的让北尊王朝更加的昌盛,单单是这一点,只怕足以让天下人敬畏了。”

但是,关键时,还有一个月无双,她若是这样一出宫,以月无双的能力,只怕一下子就能够盯上她了。

“父皇放心,我自然不会以现在的样子去凤阑国,我就用以前在梦家时的样子去凤阑国,而且,那时候,我自然而然就是夜无绝的王妃了一个弃妇三个娃。”孟千寻看到北尊大帝的疑惑连声解释着。

“冰姐姐,你这么说,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是你现在喜欢上了别的男人,也不能这么用那个男人来打击表哥,把表哥说的这么不堪呀。”冷婉儿再次微微提高了声音说道,这一次的声音中,倒是多了几分怒火,可能听到刚刚的话,这一次,也是真的忍不住了。

此刻,看到冷婉儿那脸色,就明白了。

好,好是什么意思?

隐在暗处的人,慢慢的转身,离开。

此刻,她的心情是真的很好,所以那笑是发自内心的。

孟冰仍就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感觉到腿都有些麻了,但是,她还是没有动,还是在等着。

“这可都是你的们意思,是你们逼着我娶的,现在,人,我已经娶了,这事,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李逸风仍就是那句话,此刻,似乎想要站起身离开,只是,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竟然一站起来,身子就一晃,差点摔倒了。

此刻,只怕没有人能够明白他心中有多么的苦。

秦敏儿的话问完了后,便有些紧张的望着李逸风,等待着他的回答,因为,她实在是太想知道这个答案了。

“而且,以逸风的性格,爱上了一个人,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改变的。”李赢再次慢慢的说道,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沉重。

若是让父亲知道了,只怕还会逼着逸风去参加,以父亲跟北尊大帝的关系,这一点还是不难做到的。

“父亲。”秦敏儿也跟着喊道,声音却是极细,还带着几分小心,声音更是下意识的向着李赢的身后缩了缩。

现在想起来,还感觉到害怕。

“花公子,你快放过我,这儿这么多人,看到了不好。”那个男人一边的挣扎着,一边有些懊恼地说道,“虽然我是清令馆的人,但是,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还望花公子自重。”

而且,此刻,这个男人再这么说,他也没有丝毫的反对的意思,而且还是那么紧紧的抱着人家。

“啊。”那些宫女看到花断尘所做的事情,不由的惊呼出声,一个个也都快速的蒙住了眼睛,不好意思再看了。

他在想着,刚刚的那个男人,会不会是她找来的,若真的是她,那么她也太过绝情了。

找出了尸体?

只怕,此刻没有人能够明白北尊大帝在想什么。

他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正在向外走去的夜无绝,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太多的复杂,有着怀疑,有着冰冷,也有着阴狠。

若是此刻,他去拿那圣旨,怀中的这个女人只怕就会趁机逃跑,而且,那些侍卫也极有可能趁机攻向他。

所以,他不得不小心一点。

“恩。”李逸风微微的点头,一双眸子只是望着皇上,并没有望向其它的地方,似乎也没有去注意被花断尘挟持的孟千寻,似乎根本就不认识孟千寻一般。

他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后,这才慢慢的伸出手,搭向皇上的手腕,只是,心中却是微微的一怔。

说话间,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皇上,脸上更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上这一次能不能醒过来,也很难说,而且,就算醒过来,只怕神志上也会、、、”

李逸风说到此处时,话语故意的顿住,不过,此刻,所有的人听到他这样的话,顺着他的意思接下去的话,都是自动的认为,他的意思是,皇上就算醒过来,也会神志不清的。

只不过,花断尘做事的确够小心的。

而且,就算皇上能够醒来,刚刚李逸风也说过了,可能会神志不清,也就是废人一个了。

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办呢?

“好呀,我奉陪到底。”月无双听到他的话,亦不见任何的异样,似乎他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唇角仍就是那轻松随意的微笑。

若是如此的话,花断尘只怕已经先输了一招。

不过,随即一想,他做事,何时害怕,他做事,向来都是只要他想做的,就会不顾一切。

“我相信你。”孟千寻一脸轻柔的望着他,声音中是毫不掩饰的幸福,“我最后选的人,也只会是你,所以,我们之间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商量一下。”

“宝儿很乖。”夜无绝直接的插开了那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宝儿的身上,提到宝儿时,那神情间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兴奋,宝儿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值的他骄傲的女儿。

这就是他的心,当明白了,她根本就没有原谅,而且一直在拒绝他的时候,那他自以为深到不能再深,自以为可以为她牺牲一切的爱,就那么的一堪一击了。

而且,皇宫的那些侍卫,本来就是一直在阻止着花断尘,若是发现他突然没有行动了,若是怀疑,出来查看,就不好了。

不,现在,所有的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都嫌弃她。

而此刻的李逸风听到他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李老爷子此刻说的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并没有点名是谁。

那一刻,他脸上的笑,瞬间的僵滞,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脸上更是一时间,根本就没有来的及掩饰的错愕。

“没有,娘亲,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李逸风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站起身,便要向外走去。

“算了吧你,我不逼着你,你只怕这一辈子都不会成亲,行了,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李老爷子这一次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李逸风说什么,他都不会心软,更不会改变主意了。

“对不起,花公子,公主若是见你,自然会让人去传召你,若是花公子没有收到公主的传召,便说明,公主没有要见花公子的意思,所以,花公子还是请回吧。”

而且,甚至不顾自己的骄傲与面子,在这儿摆了这么一大堆的花,那怕就是她明显的拒绝了他,他仍就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孟千寻听他这么说,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不错,夜无绝做事向来谨慎,不可能会那般的冒失的。

他这样在这儿说这些话,只会给公主带来烦恼。

“怎么样?我找的人还不错吧?不少字”夜无绝看到她的错愕,随即略带轻笑地说道,为了找这么一个人,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的,这一次,他定要好好的整一个那个男人。

她自然知道,此刻,答应了父皇,接下来肯定就有她忙的了,而且一个国家的事情,可不是小事,一个不小心,只怕就会出错。

太监连连拿来纸笔,放到了北尊大帝的面前。

她原本一直以为他是假装的,只是,当听到李逸风也那么说时,她真的惊住了。

李灵儿愣了愣,望着他的眸子微微一闪,“你打的主意倒是不错,你下了那招亲的昭书,还希望夜无绝来帮你处理朝事呢?”

若是此刻再有人违抗她,那她若是要治罪,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她之所以反对招亲的事情,无非就是因为夜无绝,若是最后能够让夜无绝成功的成为她选中的驸马,那么一切不就都圆满了吗?

他这算是在暗示孟千寻。

隐隐的似乎有着那么一丝的愉悦。

但是,跟他在一起整整八年,他从来都没有过,或者,应该说,虽然跟他在一起八年,但是那个男人只怕根本就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那个侍卫微愣,一双眸子有些奇怪的望着突然闯进来的人,心中暗暗猜想着,这个男人会不会就是那个送花的人呀?

“公主,属下就按你的刚刚所说的,把那些花全部都搬进来。”所以,那个侍卫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有些讨好的望向孟千寻,小声的问道。

孟千寻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心中暗叹,他这醋意也太大了吧,她前天明明跟他说过,她现在爱的人是他。

“我没有人让人将花搬进来,刚刚只是那个侍卫误会了我的意思。”孟千寻有些急了,不由的站起身,连声解释着,声音也不由的提高了些许。

“好了,本王、、、”夜无绝再次的一愣,想到刚刚自己的确是太过冲动了一些,问都没有问清楚,竟然就对她发火,刚想说什么,只是,微微垂眸时,却恰恰看到了孟千寻面前的几张字条。

因为,那些字条上的话,实在是太过肉麻,太过暧昧,让人看来,真的是、、、

夜无绝怔住,虽然他一直都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却不想让她伤心,不想让她想起以前伤心的事情。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神情间隐过几分异样,对于她这般的信任,心中自然是万心的欣喜,而且,他也的确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的事情,因为,他一定觉的那件事情有些无法理解。

所以,这一次,她看到他时,是极为的冷静的,也是极为的平静的。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他没有搞错吧?

他也醒吗?

只是,他却仍就没有离开,仍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双眸子也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又清楚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次的招亲,是为了我。”

靠,她该怎么办跟他有什么关系,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刘公公一提醒,两人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议论主子的罪名,可是不轻的,就算此刻公主让人将她们拉了出去直接的打死都不为过的。

只有知道了皇上的心思,才能够接着皇上的意思去做,才不会出错。

所以,此刻就算协助大臣是好意,他也不会领。

“怎么?本将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协助大臣就这么着急?难道本将军的话,就这么一文不值,可以直接的被忽略吗?”不跳字。大将军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下雨来,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太多的危险的气息。

这一刻,大将军显然有些豁出去了。

“他可能有什么事情,离开了。”孟千寻抬眸,看到她们两个,一个惊讶,一个失望,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极为随意般的说道。

而此刻,床上的北尊大帝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坐在床前的李灵儿时,明显的惊了一下,低声道,“你来了。”

“咦,怎么都没人了,这么快就下早朝了吗?”孟冰看到空空的大殿,眉头紧锁,神情间隐过几分疑惑,而且千寻先前明明闯进大殿的,这怎么无声无息的就结束了。

坐在床前的李灵儿,握着北尊大帝的手微微的紧了紧。

心中暗暗想着,可能是她误会了父亲了,再想到刚刚太医的话,说父亲患有严重的旧疾,忍不住的鼻子微微有些酸。

毕竟是她的父亲,是她的亲人。

“臣等今天也定要冒死进谏。”而那些跪在地上的那些大臣们,一个个也都急了,一个个也都跟着喊道。

而且,他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脑口,似乎咳的十分的难受,那咳声仍就无法止住,他的脸色也变的更加的难看。

因为,他不能让她一个人去承担危险。

看来,他们父女已经相认了。

这个看上去,已经有二岁左右的孩子,竟然会是他的女儿?

不过,她是了解皇兄的,皇兄要做的事情,向来都是一步一步设计好了的,他要做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办不到的。

众人纷纷猜测着,这个女子的身份,毕竟虽然都知道皇上找到了皇后,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但是这些大朝们却都还没有见到过。

而且,若是到时候真正的比试招亲,万一要是夜无绝无法胜出,那又要怎么办呢?

“是呀,这几天,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这不,我们这儿的那些男人们早在两天前就都去了北尊王朝了,你看看现在整个街上,都看不到年纪的男子了。”另一位看上去应该已经有五十几岁的老人慢慢地说道,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那么几分可惜,“若是我年轻过几十岁,我现在肯定也去了。”

小丫头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明显的有种火上加油感觉。

“呵呵,我要是不逃跑,还真说不准千寻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情,我这不是怕你夹在中间为难吗?”北尊大帝揽着李灵儿,笑的一脸的无辜。

“我这是考验他们。”北尊大帝此刻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认真,因为他这些年所承受的一切,他对这件事情特别的坚持。

他的脑海中甚至想到了他跟千寻的孩子,不过,算算时间,千寻离开也仅仅是一年的时间,他们的孩子最多也就是一岁,但是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却应该最少二岁了。

夜无绝情不自禁的向着宝儿走近了几步,在她的面前停住,微微的弯身,望向她,脸上也不自觉般的绽开了轻笑,“那你又是谁呢?”

“是我先问你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小宝儿眼睛微眨了一下,再次反问道,望着他的眸子中,却更多了几分打量。

“你既然不回答,那就让我猜一下。”小宝儿望着他的眼睛微闪了一下,突然再次说道。

当然,宝儿说出来后,还是一脸的期待的望着他,看着他神情间的变化。

他本来就是暗暗的潜入皇宫的,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在皇宫。

对小丫头是真的一无所知,但是看到小丫头那一脸的兴奋,又不想让她失望,便略带试探的问道。

其实小丫头真的很想快点带着爹爹去见娘亲,现在先不告诉爹爹,到时候就可以给爹爹一个惊喜。

但是,他却似乎看的很认真,好像能够看的清那上面的字。

他本来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多管,更何况,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千寻的事情,其它的,他更是没有心思去管了。

夜无绝听到他的话,去是微微的一怔,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不由的转身,望向五皇子,沉声问道,“你说的是何事?”

说真的,他到现在,仍就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太荒谬了。

“我们公子去了,王公子也就只能是去凑凑热闹了。”刘公子身边的一个小童斜了王公子一眼,十分不屑地说道,那话语,也够嚣张的了。

“王明,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公子脸上刚刚的得意瞬间的隐去,望向王明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狠绝,“你若是敢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王家彻底的消失。”

因为还没有进入城镇,一路上是一片草原,很少遇到人,而对于下昭书的事情,也只有北尊大帝跟李灵儿知道,他们两个自然是守口如瓶,任凭孟千寻试探了几次,都没有问出什么。

孟冰怔了怔,没有再说话了,不过,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千寻,要不我再去问一下皇兄。”孟冰怔了怔,然后略带犹豫的说道,其实,此刻,她的心中倒是有些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去问,若是真的是那样的,她就算问出来了,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孟千寻说。

宝儿这丫头的确是太懂事了。

“恩。”孟千寻微微的点头,接着这路线看来,的确很快就可以到城镇了,到时候,应该可以打听到消息,毕竟夜无绝的名声可是极大的。

所以,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极力的配合着冷霜的速度。

所以,这个时候,只能让其它的侍卫来帮忙。

只是,此刻,被围住的夜无绝却更危险、